清家的欢子

从不挑食,无cp洁癖,有粮就是霸霸

随便说说

之前我或者看文,看剧,看番。我都是一个人自己对自己说话,自己觉得好或者坏或者感动,最多也不过在某些亲友面前嚎一嗓子我好爱它什么的。这个时候的我是个独立读者,这些渴望与人交流的心情积攒着在高中爆发,然后我开始慢慢在网上寻找所谓的圈子,也就是爱好者的聚集地,我觉得好像自己找到了一个能把自己这么多年的喜爱肆无忌惮宣泄出来的地方,然后我发现我错了,这不过是把你的对事物的原始的爱好拿到一个环境下用同好之间的摩擦进行冲刷,最后的结果就是看见这个事物我还是会觉得很幸福但是我失去了搞它的热情。这些年我不断的入坑出坑全是因为这。所以我也特别能理解某些太太不怎么愿意评论。即使是我在和同好交流表达自己的喜爱的时候我都小心翼翼,更何况太太们把自己的想法毫无修饰的公之于众。我相信没有什么人内心特别强大看见某些特别不客气的话还能面不改色,我反正不行。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或许是表达对圈子的失望什么的。

黄埔办公秘事一二则

*这是个瞎几把乱写的文
*这其实是我的群消息整理出来的文
*这是个学长之间的文
*看不懂也没关系,毕竟我要死了。



【每晚八点档开始了!】
本期节目预告:
985大学生潜入教室下药为哪般?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生活的压迫?让我们走进采访被害者的父亲:星星,来揭开这段伤心往事。
让我们采访一下这位老父亲当晚的具体情况。
记者:虽然我们知道您很伤痛,但是能不能稍微透露一下当晚的情形。
二师兄之父:【哇的一声哭了出口】
好的下面我们再现了当晚的情形。
话说大盆在下药的瞬间被背后的二师兄捉住。
二师兄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你干嘛呐?
大盆心中局促不安,不知道刚才他有没有看见我往他杯子里面加东西,但还是装作什么不知道的说道,诶,今天晚上不是约自习嘛,我才来,刚才跑步去了。
二师兄虽然疑惑,但是刚才也确实没有看见什么,就只当他是才来自习。
大盆见二师兄面色如往常一样,心下释然,借口上厕所便匆匆出去。
二师兄见大盆刚自习没多久便出门不由得暗想,这家伙不会是要脱单了吧,邪魅一笑,由得他去了。
大盆匆匆出门后,透过那个门缝悄悄注视着室内的发展。
扫地大妈不知道这个傻孩子在干嘛,跟傻了一样盯着教室里面却也不进去。
大盆发现二师兄拿起了水杯,心中一紧。
宛如一块顽石悬在了心口上,迟迟不肯坠下。眼瞅着二师兄顺着杯口浅浅的喝了口水。
这块大石轰然落地,二师兄这厢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还在群里跟他爹星星斗智斗勇【说到这,老父亲叹了口气】。
大盆眼见时机成熟,肯定要及时溜走,但是自己的包却落在了教室。
便准备趁着二师兄药效还没发作先进去把自己的包给拿出来。
谁知道本来熟练的敲打着键盘的二师兄一动不动的盯着桌面,面色突然有了一丝潮红【超级色气】,大盆心里有点怂,自己的包刚才放在了他的旁边,现在看这个效果是药效发作了,这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毕竟自己还没吃过那个玩意。但是都已经进教室了还是把包拿了吧,本来准备悄悄的把包拿走,在手碰到包的瞬间却被那人蓦地握住了手腕。
这一握仿佛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没有一点预备就被握住手腕的大盆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挣脱,而是看了看周围有没有人看见。虽说以前例会的时候也被二师兄抱过,但是这样被握手腕还是第一次。大盆居然也脸红了。
【张父哭出了声】
所幸的是周围并没有人看见,大盆想着挣脱,但是如果站着的话动静未免也太大了,索性就坐下了,暗自挣脱。但二师兄的腕力岂是身娇体弱的大盆所能敌的,大盆几乎是被按在了那个座位上。
‘你刚才到底干吗了!!?’二师兄现在药效明显发作,声音有了一丝喑哑。但双目还是清明的。高配朱亚文般的侧脸让大盆突然有了一丝恍惚。
趁着这丝恍惚,二师兄已经紧紧的捉住大盆的手。大盆现在已经完全挣脱不开,‘你个猪皮疯了??’大盆反问。‘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挺不老实’二师兄刚才还是侧着头,这时候已经完完全全的偏过头来,在大盆的耳边说到。大盆的余光中倒是没有看见有人对他们进行注目礼,倒是最后排的两个妹子在窃窃私语,不时的偷看他俩一下。
大盆被这突然逼近的热源吓了一跳,也来不及继续看清后排的女孩是谁了,二师兄在他耳边说话,热气冲击着他的耳廓,大盆的大脑一片混沌。后排突然响起的一丝笑声仿佛吸引了二师兄的注意,他的头向后偏了偏,离大盆远了写,大盆也顺着他的目光看清了后排,居然是!!居然!居然是二师兄他的父亲星星和青台!!一个霹雳炸在了大盆耳边。
那两个人还在偷偷往这个方向看在下面窃窃私语,大盆看回了二师兄,发现他刚才微微泛着血丝的眼睛现在已是一片清明,但是那只手???卧槽!!?怎么还握着??大盆现在也顾不上后排那群为老不尊的了,扯着自己的手腕。二师兄虽然现在身上早已没有了刚才那股逼人的气息。但是仍是一只手握着他的手腕,一只手拿起了笔。
‘写作业!你明天不是一天课么?’二师兄扭回了头,偶然瞟到大盆脸上可疑的粉红,心情一片大好。‘卧槽这手还被你握着怎么写’大盆暗想,虽然特别想向他嚷出来但是现在是在自习室,一点声音都能听的特别明显,尤其是后排还有两双不断的在他俩身上瞟来瞟去的眼睛。但是这个手越挣脱反而被那人越握越紧。只能悄悄的凑过去说了一句‘你松点’。
‘好’二师兄没有继续感受到他的挣脱心情大好。嗯了一声,就接着写起了作业。但这只是大盆看见的。实际上,二师兄的余光一直停留在身边这个人身上。真的是个傻子。以为我看不见他今天晚上干了什么么?笨手笨脚的怎么可能看不见。
上次被老父亲起哄抱他装作不情不愿的,其实早就想这么干了。今天被人起哄了要下药还真的来了,唉,这个人什么时候能不那么傻,就不能用脑子想想能不能成功嘛,刚才那一瞬间还真有种想xxx的感觉,但是还好那个傻子老爸在后面干了一件好事,要是真那样,就算喜欢也会变成厌恶吧。二师兄想着,往后看了一眼,果然,他的老父亲还在鬼鬼祟祟的偷偷看着他俩。
‘卧槽,妈的,太刺激了!我说今天晚上跟儿子一起来你不干吧,现在是不是超级刺激,诶呦,妈呀,卧槽我打赌他俩底下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这位被注视的老父亲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前排的那俩发现。还在旁边肆无忌惮的朝自己的媳妇挤眉弄眼。
大盆见二师兄手松了点也就不再挣扎了,又累又挣不脱,何必呐?无奈右手被握住也写不了作业了,看样子估计是打算秋后算账。行吧,那我先看看书。就用左手拿出了一本专业书翻开看了起来。自习室里静静的,起初二师兄耳边还有翻书的声响,慢慢的这个频率越来越慢,到最后没有声响。耳边一片寂静,二师兄有点不习惯,抬头看了看时间,11点。又转头看了过去,那个傻子居然趴在书上睡着了,二师兄看了片刻,猛的伸出手把大盆的脑袋一弹,大盆被这突如其来的痛感吓了一跳。‘卧槽你干吗??!’二师兄拽了自己的包,松开了手,‘你说干吗?回寝室!你还打算在这睡下去啊?’‘嗷’大盆也收拾起了包。身后仿佛还有一个窃笑的声音在环绕。

【神奇拉郎预告‖王也X季鹰】

受神仙太太的启发想出了这个神奇(并不)的拉郎,不要打我(好伐我承认我是邪教),这个只是个预告。。。啦?如果有人看我就码。。。毕竟第一次神奇拉郎估计小学生文笔按照我的尿性说不定还得违法。。。开个车什么的。。嗯,就是这样。